乡村教师34年送学生上下学 为了安全不骑摩托改步行

乡村教师34年送学生上下学 为了安全不骑摩托改步行

2019-07-30 作者:邬强、戴继民、刘嘉佳 来源:中国江西网-橙视频

简要介绍

乡村教师陈九生这条教学路已经走了34年,他每天送顺路和没有家长接送的孩子回家,确保他们的安全。

 
 

乡村教师陈九生这条教学路已经走了34年,他每天送顺路和没有家长接送的孩子回家,确保他们的安全。因为2019年的“山灯行动”,珠溪村安装了80盏路灯,陈九生在路上与学生有说有笑,在以前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路上。(从左到右,邹林祥、邹幼琳、邹舒瑜、邹柳艳、陈九生)

 

       1985年,17岁的陈九生从遂川职业中学毕业,当时村里的干部邀请陈九生担任夜校的老师,义务给村里人上课,没有工资。陈九生怀着满腔的热情投入到了夜校的教学工作,“上夜课要经常走夜路去学校,没有路灯,那时都是村里的年轻人一起,也就没在怕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陈九生所教的珠田乡珠溪小学,位于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的一个小山村,是最偏远的乡村小学。学校现有包括学前班至四年级在内的三十多名学生,五六年级在中心完小寄宿。“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全校有200多学生。”因为珠溪小学偏远,师资力量弱,但是很多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就近在村小读书,陈九生一任教就没离开过。

 

      夜校的教学任务完成后,陈九生成为村小的一名老师,刚开始在村小组教学点的教学,陈九生一坚持就是二十一年。2006年村小组的教学点撤销,陈九生也就到了珠溪小学教书。陈九生所住的小组到村里小学,有3公里路程。“以前上课就在本小组,送学生回家走几步路就到了,现在6里地路上的孩子有些家长会让我帮忙捎上。”每天往返6公里的路程一个多小时就走完了,但这一送,陈老师就又坚持了13年,无论刮风下雨,只要是上课时间,他都要在蜿蜒的小路上每天往返,送落单的学生回家。每天6公里,一年将近1300公里,13年就是16900公里。

 

       每天路上需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,有人建议他买一辆摩托车,一直到2016年,在他工作了三十年整以后,大儿子看到他每天还在步行上班,就买了一辆二手的脚踏摩托车送给父亲上下班。摩托车载不了几个学生,没骑了几天,陈九生还是选择和学生一起步行。

 

       邹校长和陈九生商讨放学时向学生强调的安全问题,“夏季雨水多,学生安全是第一位,一定要在放学前强调回家路上的安全。”珠溪村海报700多米,4个自然村,最远的小组离珠溪小学走路要一个多小时。海拔高冬季很容易起雾和天黑,夏季雨水天气多容易山体滑坡,路边也经常有蛇出没。

 

 

    虽然是山区的村小,老师少,但学生的课程马虎不得,除了语文数学,陈九生也负责给学生上音乐、科学、道德等课程。

 

  16时30分下课铃声刚响,很多孩子很急切回家,刚刚下完一场急促的雷阵雨,校长邹稳根再三强调路上注意安全,“有家长接的和家近的及时回家,家长没有来的再等等或者结伴回去。”

 

    雨还没停,家长就带着伞在校门口急切的等待,一个小组的家长也会顺带把邻居家的小孩捎上。珠溪村和中国大部分农村一样,年轻人多在外务工,爷爷奶奶在家带孩子。

 

       家长忙碌没来得及接的学生,陈九生就在学校义陪伴孩子等待家长的到来,他义务给学生辅导功课,“有时家长带电话来让我回家时帮忙带一下。”陈九生回家的3公里,他和学生结伴而行,送完孩子经常是自己最后一个到家,家里的饭菜都凉了。

 

      自习累了,家长还没来,陈九生陪伴他们一起打篮球或者跳绳。他说自己年纪大了,运动一会就累,看着孩子的朝气,他就很开心。

 

   家长还没来接,陈九生辅导完功课就送几个落单的学生回家,现在不用担心天黑,2019年的“山灯行动”,珠溪村安装了80盏路灯,陈九生在路上与学生有说有笑,在以前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路面上,生怕路上有蛇虫。 

 

  34年过去了,陈九生路上陪伴的学生换了一拨又一拨,有的考上高中,大学,还眼看着有些他教过的学生娶妻生子,他也从曾经的青春热血少年,一转眼就到中年了。“我之所以留在大山里做老师,是希望更多的孩子能走出大山。”陈九生在村小里教书34年,放弃了很多走出大山的机会,很多学生也曾在作文里把他比作自己心中的一盏明灯,和路灯一样指引着人生的方向。

 

       山村在夜晚特别宁静,只有陈九生和学生们一路脚步声。陈九生说,“现在安装的80盏路灯主,村里晚上都和城市一样通亮了,现在路灯只集中在一些路口,但是我们村庄很分散,实际需要远不止80盏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送完孩子,路灯下只有陈九生一人,远处的山与天连成了一片,还有几年陈九生就要到退休的年纪了,他说只要村里小学还需要他,他就还会继续在这里教下去,这样村里的孩子们就不用奔波,可以就近在村里的小学上课,这就是对他自己最好的交代和回报。

 

      除了坐落在罗霄山脉的遂川县,还有秦巴山区、武陵山区、乌蒙山区、吕梁山区、燕山-太行山区、六盘山区、大别山区......等留守儿童也面临走一段夜路的问题。(图文/中国江西网记者邬强、通讯员戴继民刘嘉佳,中国江西网、腾讯公益、腾讯新闻联合出品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