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见鄱阳“河” 渔民无渔可打

又见鄱阳“河” 渔民无渔可打

2019-10-25 作者:邬强、王祺 来源:中国江西网-橙视频

简要介绍

截至10月18日14时,鄱阳湖星子站水位10.17米,较历史同期均值偏低5米左右。

  中国江西网/江西头条新闻客户端讯 记者邬强、王祺报道:7月下旬以来,受降雨偏少及上游来水少影响,鄱阳湖水位持续偏低,截至10月18日14时,鄱阳湖星子站水位10.17米,较历史同期均值偏低5米左右,鄱阳湖干旱还将持续。据水文部门分析,今年鄱阳湖进入枯水位(12米以下)时间比常年大幅提前,比2018年提前了8天,比2017年提前了65天。持续偏低的水位,给湖区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显著的变化。记者在沿湖采访时看到,大面积的湖区退为草洲滩涂,严重影响鱼类的生长,大量渔船在湖边搁置,渔民们面临无鱼可以捕捞的局面。

10月18日,位于鄱阳湖畔的江西省庐山市(原星子县)进入枯水期,鄱阳湖水下的千年石岛——落星墩,已全部露出水面步行即可到达。

10月18日,位于鄱阳湖畔的江西省庐山市(原星子县)蛟塘镇西庙村,这是一个纯渔民的村子,村里1500多人,300户左右的渔民。因水位下降的太快,渔船都停留在村口渔码头里,无法开入大湖。

庐山市(原星子县)蛟塘镇西庙村,47岁的渔民李周金带着记者来到村里的渔民码头,码头停满了渔船和放在岸边闲置的渔网。他告诉记者,十六岁毕业他就开始捕鱼养活一家。每年3月20日到6月20日,是鄱阳湖的禁渔期,今年的枯水期提前,他今年下湖捕鱼的时间只有一个多月,其它时间他都在靠打工赚钱。

庐山市(原星子县)蛟塘镇西庙村的湖面,进入到枯水期后,湖水退去,鄱阳湖变成了一条条河道。

干涸的湖底成为一片片大草原,干死在河床上的小鱼儿散发出轻微的腥臭味。

10月18日,庐山市(原星子县)蛟塘镇西庙村,渔民李周金展示给记者的《渔业船舶证书》,他告诉记者,《渔业船舶证书》认定了他家的渔民身份,在他家里有他和他的儿子两本渔业证。因为捕鱼赚不到钱,儿子常年在外打工,现在的渔村里,从事捕鱼的年轻人已经很少。

鄱阳湖底干涸的河床上,留着不少没收走的笼网。李周金告诉记者,捕鱼的收入最好的年景是2000年左右,那时一年也有三四万的收入,往后持续下降。渔业资源的匮乏,这既有天气的因素,也有人为的原因。“这是一个恶性循环,大鱼小鱼一起打,网也越来越密,工具越来越先进,可是不用这些更捕不到鱼。”

西庙村里的小鱼干加工户,守着全村打来的小鱼再加工。“今年捕鱼时间段,这是最后晒干的一批鱼干。”

10月18日,庐山市城区附近的鄱阳湖面,湖水褪去留下一片浅滩,几个附近村里的渔民,推着小船,拖着网在浅水中走来走来去,就象“牛犁田”一样的方式捕鱼。

10月18日,庐山市城区附近的鄱阳湖面,附近渔村的肖阿姨在退水的湖边捡拾小鱼。

从上午捡到下午一点,肖阿姨只捡到一小篮小杂鱼。

10月18日,庐山市鄱阳湖畔,湖水退去,留下一个小水滩,一条渔船困在水中。据江西省水利厅公布资料,自2000年后,鄱阳湖连续多年出现旱情。有专家认为,这属于正常波动,符合自然规律;但也有专家认为不可忽略人为因素的影响。据观测,鄱阳湖地区枯水期干旱已有常态化趋势。

10月18日,鄱阳湖底的一段河道里,停泊着一些渔船。近日,《全省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退捕工作实施方案》日前印发。根据方案,江西自2020年1月1日零时起,水生生物保护区和长江江西段实行全面禁捕。2021年1月1日零时起鄱阳湖实行全面禁捕,禁捕期暂定10年。鄱阳湖区域几万渔民,也将面临生活的变化。

“鱼确实越来越难捕了。”李周金告诉记者,全面禁渔他也能理解,但是仍有些担心未来的生计。去年,李周金通过引入投资,搞起了养殖。“第一年不赚不亏,还在探索之中。希望能有好的政策帮助我们,我们祖祖辈辈都靠湖为生,也有割舍不了的感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