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年他聆听了3000个艾滋病故事 天台边挽救了一家三口的生命

9年他聆听了3000个艾滋病故事 天台边挽救了一家三口的生命

2019-11-29 作者:邬强、戴继民、马荣 来源:中国江西网-橙视频

简要介绍

今年12月1日第32个“世界艾滋病日”,我国的宣传活动主题为“社区动员同防艾,健康中国我行动”。

  中国江西网/江西头条新闻客户端讯 戴继民马荣 记者邬强报道:40岁的晓谭是江西彩虹健康咨询服务中心的负责人,从事公益已经有12年了,做艾滋病公益也有9年。9年间,他为近3000位艾滋病感染者提供药物依从性的咨询和心理咨询。

  早年在北京工作的晓谭是一名志愿者,偶尔会去帮扶一些感染者,与他们交流,帮助感染者重新回归生活。

  从北京回到了自己的故乡,那时晓谭自己开着一家服装店,一边也在当地做志愿者。2010年,晓谭在九江市疾控中心的支持下,毛遂自荐组建了九江第一家民间防艾机构,不定期开展防艾活动和感染者交流会。

  由于经费有限,和谈“艾”色变,晓谭在开展活动的几年,利用有限的资源,做更多的事情,组织感染者包饺子、开展社会防艾宣传、疏导家属的心理情绪。

  在九江,晓谭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志愿工作上,自己的服装店基本没怎么打理,开展志愿工作很少有劳务补贴,晓谭全身心的投入志愿工作,生活却经常让他窘迫,有一段时间银行卡里就剩了100块钱,他又不愿和朋友提及,每天买菜不超过5块钱,能走路去的地方尽量不坐公交,就这样自己硬是撑了两个星期。

  在九江的出色表现,晓谭被推荐到了南昌开展志愿工作。2013年在多方努力下,晓谭在民政部门成功注册了江西第一家民间防艾的公益机构,南昌市第九医院还免费给他提供了办公场所。场所不大,却成了很多感染者在江西的一个家,“很多感染者在外面背负着的心里压力,来这里才能豁然,有一位感染者经常来这,只为趴在桌子上打个盹。”晓谭没有去打搅他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  在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中,谈到艾滋病会立马与私生活不检点联系在一起,很多感染者会活在自己铸成的围墙里,自暴自弃,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;有的感染者在与家人坦白后,被家人歧视,一家人都活在压力之下,极端的选择一起去结束生命。

  晓谭除了帮助感染者疏导心理,更多的时间是帮助家属去接受这个事实,并坦然面对,帮助感染者积极治疗。

  曾经有一位大学生感染者,父母都有体面的工作,在被父母知道感染了艾滋病毒后,父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感觉自己再也无法在社会上抬头做人,情绪极度失控。

  父母带着孩子,一家三口走上了天台,想结束生命。那个夜晚,对于天台上的人来说,空气是凝固的,生活就是在半尺之间。晓谭和医务工作者进行心理干预,在天台上劝了4个小时,讲病理、拉家常、说案例,从天台边缘挽回了一家三口,接下来的几天又是不断的进行心理干预,劝了爸爸,又去烦妈妈,感染者积极配合治疗,一家人的生活回归了正轨。

  晓谭每天的QQ和微信都是各种咨询病例的信息,也有不少感谢的信息。放弃生活在一念之间,活下来是十年甚至几十年的精彩。

  “艾滋病并不是绝症,通过合理的治疗和药物控制,可以正常生活,但是很多人心理那关过不了”,晓谭从事了9年的防艾志愿工作,为近3000位感染者提供药物依从性的咨询和心理咨询,聆听感染者的故事,为他们排忧解难。在晓谭干预的感染者中,有的人从检测出艾滋病到现在,已经活了十年,身体体征正朝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。

  很多艾滋病患者最后不是死于疾病,而是死于正常人对他们的冷漠和歧视。这种冷漠与歧视,除了伦理道德,还有一部分是对艾滋病毒的无知。

  艾滋病毒的传播途径主要是通过性、血液和母婴传播。宣传防艾知识也是晓谭的公益机构的主要工作之一,消除公众对艾滋病毒的认知偏差。

  刚开始做志愿工作,晓谭都是在很小的范围内开展,也不愿太多的抛头露面,公益交流会,他只是角落里的倾听者,他也怕普通大众用异样的眼光看他,好奇他的工作。

  随着不断的学习和认知,晓谭从一知半解的志愿者,现在已经成为防艾“专家”,会进高校给大学生做讲座,给志愿者培训,在一些省里的重要场合分享自己的工作,他自己也成为了江西防艾工作的一个代表,经常有省外的相关机构来学习交流。

  相比以前在公众场合的怯场,现在的晓谭变得积极主动去交流。9年来,机构已从最初的一名志愿者,发展到包括医生、心理医生、婚姻咨询专家、大学老师、在校大学生以及艾滋病感染者等志愿者共同参与的民间组织。